你的光亮照耀在哪里,我在沉默中被放屁惊醒
他们看见的你和我看见的她说也说不清

其实很久之前(甚至已经完全不可能记得多久之前)就知道“知行合一”这个事情,或者处世理念。对于年少无知者来说仅仅记得这一句话就足够有所收益,事实上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尝试践行这句话,但在我这里其实“知行合一”基本上变成了两件事:1.不知不行,即谨言慎行看不清搞不懂的别瞎干,特别是在炒股基金这些方面;2.行进而知,即对自己不懂的事情谨慎体认以求理解。

这方面就不展开了,不想熬鸡汤。

在不久之前,听王德峰老师的哲学课,在体会东西方哲学思想差异的时候一定不会跳过的名字就是王阳明。那时候只认识到这位大神的哲学思想,这是一种静态之下的灌输,是一种学习主体(我)与被学习客体(王)的对立或不平等的立场。

在震撼于阳明心学这种如同薛定谔“不观察不存在”般微妙的(疑似)唯心主义存在观的同时,由于对立视角的存在,则不可避免陷入“大神之所以能够提出震慑人心的挂念是因为他是天选大神”的错误思维。薛定谔用他的客观理性告诉我们世界本就是无色无味无声,色味声只因人类的存在而存在(出处 《生命是什么》, 作者薛定谔);阳明先生说那边开花你不看就一直沉寂。看似诡辩与唯心的论调,以我们的认知断然只有张嘴叹服的份儿,但这种穿越时间和空间的关联,恕我读书少,就一个字,服。

当对立感和大神先入为主的大神观存在的时候,虽感叹于大神的神,但却不能体会其中震撼。

这里也不展开了,读后感总是在刚读完的时候才最鲜活。

而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近期我在看(实则是上下班路上听)《明朝那些事》的时候,王阳明又一次出镜,本来嘛,大神出镜次数多也实属正常。然而这次不同的是,这次的王阳明是带着时间线出镜的,不再是一个固定的、不朽的、不带发展历程的标本。

虽然我也知道《明朝那些事》基本上和《见过大爷》一样只能当小说看,但基本属实的情节线还是能够读出些线条,一个大佬年少时迷恋另一个大佬的盲从、从佛与道中领悟智慧、从生活之中体认智慧。这就和我们现代人先入为主的认为古代哲人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

甚至,这哥们竟然是亲率草莽流寇平定叛乱之人?一手参悟圣贤却不迷恋圣贤走出自己完全不同的思想道路,一手手持烂摊子凭借笃定的正义平定宁王之乱。恕我读书少,就一个字,服。

且不多说我们这等凡夫俗子能够参悟多少阳明心学的智慧,但如果以阳明先生的主张去看,专门从事阳明心学研究的专业研究者也未必能比我们更通透多少,毕竟领悟阳明智慧靠的不是“格”,而是“体认”,读书写字查 Google scholar 不是体认,存在于自己的生活中向内探寻,才是体认。

如果上述一段成立,那么带有时间线了解阳明生命轨迹和他智慧的生成,就一定能从一种与之共情(empathize)的角度看待阳明,用他自己的话说,体认。这意味着,就连我体会参悟阳明心法的路径,都体现出了阳明心法的思维。恕我读书少,就一个字,服。

虽然写到这里一定会暴露我的无知,一个30多岁的男子竟不知阳明先生生平,但实事求是的说了解他的生平就是在2021年的7月,从《明朝那些事》。就像李安表情包里那个被夺去童真(通假字)的少年,就像第一次仰望星空的孩童,就像第一次用一种方法论去体会这个方法论的我,向内的震撼确实存在,虽然外在来看什么都没有发生,世界的轨迹也并没有因为我这个疑似的开悟而改变一分。

也没什么耻,come as you are.

发布者: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