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生活这场剧中卑微的小丑

明天去西安,去见MOMO,内心复杂。

MOMO是个上进的好孩子,考研第二天回家,休整一天就去陕西日报报道实习,明天是周末,她又不能回到宝鸡。 预计下周周末的调休她又不能回来,在就到了过年那几天的忙碌,七天新年假后,她回到那2B日报继续发稿,而我似乎也要准备最后一次奔赴南京。

虽然在我看来,在任何国家队性质的单位里都是浪费生命耗费光阴,但是不得不承认人是现实地活在这个世界的,我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是没有什么大市场的,我就这样孤傲地活在自己的幻想当中,去你妈了个国家队,MOMO要上进,要实习经验,要发稿量,要熟悉行业,这都无可厚非,但是换做我,至少在年前,我会让路。

亲爱的丈母娘深邃得我始终不能理解,就算你对你想象中那个毛头小子印象如何之差,毕竟跟您姑娘在一起好几年的小子您就不想认识一下吗? 明天我去西安,您不待见,甚至不正面过问。 放姑娘出来,我们在西安城里待一天,在这四九的天气里,您不心疼我,我心疼您姑娘。

回来之后就没几天好心情的,各种乱七八糟扯蛋无比,真的没过过这么恶心的冬天。可是当一个21岁的小子,这些话给谁说? 给爹娘?你还是孩子么? 给朋友? 他们都已各奔东西忙着自己的事情,给MOMO? 似乎反过来才合乎常理。 孤独,就是这么来的。明天一行,妈有些意外,没多说啥;爹似乎有些不鼓励,但也没直言反对,面对家里的阻力我能怎么做呢?还是自己憋着。

上一次见面,还在去年7月。这么多年,哥已经恨透了这扯蛋的异地恋,谁说什么浪漫啊,距离美啊,相互鼓励上进之类的我真是想冲上去抽他两嘴巴然后潇洒地说你来试试,可是生活就是这么扯蛋,在我这里,几千公里和一百多公里都等于无穷远,时间,才是另一种障碍,狠于空间。

明天,我带着满肚子的沉郁奔赴古城,希望带着满心的欢喜回来。

发布于
归类为生活 标签:

作者: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