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粽子的记忆

今日早饭是粽子一枚,杂粮粽加少许蜂蜜。

记得我小的时候,家乡的街边到了夏天总是有卖蜂蜜粽子的,两只碗一正一反碗底相抵,下碗扣桌上而上碗正立,形成一种朴素的景致。在景致之上,通常会放两只直角等腰三角形形状的白米粽子,斜边靠在一起拼合形成一个方。有食客的时候老板会把暗黄但是清亮的蜂蜜(或蜂蜜类似物冒充蜂蜜)淋在粽子之上。

我一般都不喜欢吃,因为凉、硬、蜂蜜(类似物)味道也差。

但记忆深处和其他记忆完全续接不上的一个碎片却与粽子深深相关。大约二十四五年前吧,那时候还是学龄前,也许是父母努力攀登不断学习的原因,我似乎需要会农村爷爷家住几天,我已经记的非常不确切了。但比较明确的是路程虽不长但很久,那是我们需要先从家里到大路边等车,然后破又慢的15路车慢慢晃到终点站,再换以小破公交到村口。前半段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我在15路车上过得似乎不怎么愉快,不知道是离开爸妈的原因还是路程颠簸。到了15路车终点站,那里有一个巨大的集市,下车后爷爷带我进入集市,要了一份蜂蜜粽子。我已经记不得那碗粽子是一个还是两个了,也记不清那破蜂蜜到底是真是假,甚至连味道在我脑中也一片空白,似乎记得自己吃了点没有吃完,剩下的爷爷几口吃掉了。

不过,那种食物给精神带来的振奋记得还挺清晰。

印象中关于那两口粽子的味道与口感的记忆就是凉和甜混合后贯穿口腔和食道直达胃部的快感。其实小孩子根本不会饿,路上根本不会说需要补充能量,这个和我当年学画画的时候,放学回家路上妈妈买的三颗元宵一个道理。但是这种感觉是可以穿越时空留存在心里怎么也忘不掉的。

近几年回老家再次路过那里的时候,我时不时还会回想起多年前,那个小摊上的那两口粽子。

作者: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