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写的不好,但又不想删掉,就姑且留着吧

其实这是一篇观后感。

这几天看学生自习的时候,会插上耳机听逼哥的live。在我还是初中的时候,记忆深刻在湖南卫视的节目片尾,周杰伦弹唱了一首歌,哪首不确切了但非常确切的是唱的非常糟糕,比专辑版本差太远。专辑版本里每个起承转合我都记得非常深刻,以至于听live的时候总是把它与专辑做对比,对不上的都是差。

长大后喜欢李志的live,特别是跨年,一种说不出的真实感,能打动人却又不知道是哪里。直到前几天看到逼哥的一个小视频,在给初学者一些吉他和演唱的指导。基本的关键词是在演出中最重要的是在唱歌过程中所出现的那些人和事以及由那些人那些事所带来的情绪变化,这些情绪会直接影响到声音,那是一种非常微妙的状态,非好与坏能描述,感受到的人不能名状其内涵而感受不到的人对此麻木。

情绪,漂浮于技法之上、凌驾于表演的细节之上,它似乎是一种高纬度的东西。这感觉差不多能解释为什么听逼哥的现场总会带入一些不知所以的东西并让自己嗨到不行。

跨年2017有了靳海音弦乐团的加持,整个演唱会显得精致至极,但有了逼哥一如既往的感染力与介于克制和放任之间的状态让这个过程更加具有戏剧性与观赏性。特别是最后一篇章,没有唱歌,而是朗诵起了北岛的回答。

这种不可名状的情绪加之交响乐与朗诵的组合拳,犹如突然之间被人扼住喉咙又突然松开,猝不及防、刻骨铭心。


技法与灵感,永远是亲密无间又相生相克的伙伴。

新手追逐技法,老手珍惜灵感,谁都一样。

发布者: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