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与表

上个周末HC来与我见面一叙,难得的周末加上许久未见,推杯换盏之间难免有些放纵自己,妥妥的喝的有点多。本身就是周六,手表一天都没戴,晚上喝多回家也未上弦,周日起来时间、星期、日期和月相都错了(这里不是装逼,装逼的人是过分夸大自己的日常,而每天照顾这个脆弱的腕上机械就是我的日常)。

这让我不免感叹,在我买得起葡萄牙七日链之前,机械表必然是一块磨人小妖精,一方面你享受它带给你气质的加成(至少心理上),另一方面你又得拿出自己的时间精力来好好待它,比如至少每天要确认一下它的动能储备。

 

这个话题让我想说一说时间与表的一点点故事。

 

时间倒回至2012春夏,已经适应UK学业的我压力已经不大了,而很烂的时间管理使得我陷入凌晨三四点睡觉+早晨十一点之后才起得来的恶性循环。直到有一天我去镇子上买了一个非常廉价的挂钟,挂着对着床头的位置。刚开始调整作息的时候,躺在床上睡不着听着挂钟一秒一次的“咔嚓”真的很踏实。实实在在的时间跳过的感觉。

回国工作几个月之后,为了装逼海淘了一块卡西欧的光动能edifice, 复杂表盘钢制表链确实符合小年轻审美。因为是光动能,有光照着就没问题,所以这个表的存在感并不强,在心理上与女生的项链耳环同属一类物品,即想起来就用用不上放着就好。于我现在的理解,那种感觉是人与物间无交流,我need & 你offer的关系。

曾经非常口水颂拓,那种腕间挂着强大户外能力而你眼中只是一块电子表的感觉似乎很棒,但迫于当时没钱买以及慢慢的长大了没有其使用场景了而终究错过。但现在想想似乎那种表,与时间的关系基本上约等于0.

 

时间是一种很难理解和琢磨的物理常亮与维度,确实发生却又难以琢磨,有固定而理性的尺度衡量时间但却没有一个感性的对于时间的理解。我们通过数字的跳动、指针的旋转、“咔嚓”的声响、阴影的流转以及砂砾的流动来度量时间,这其中男人腕上的精密机械应该是最极致的一种追求。人可能有很多有生之年系列,我不求PP不求RM,但求在我还喜欢IWC的时候能拥有它。

作者: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