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吟

  怕你说  那些被风吹起的日子,在深夜收紧我的心,时光真疯狂,我一路执迷与匆忙,依稀悲伤来不及遗忘。只有待风将她埋葬。

  朴树老了,已经不是原来的朴树了,许巍“爱如少年”,但是许巍和过去的许巍比已经不那么纯了,如果说原来的许巍是少年不经意间从内心中散发的某种力量和精神,似乎是一瓶不经意间调配的香水,那么今天的许巍或许可以说成是仍然不能放弃那瓶香水气息但又不得不向前冲出的气息,散发的香味仍有当年的韵味,但是回味已经不如当年。

  朴树的《我去2000年》是我2004年听的。朴树的声音就像足球场,就像篮球架,就像校花班花般吸引着我们,具有极其明显的校园标签。校园的都是少年的,是活力充沛的,是闯劲十足的。这闯劲就像许巍的《执着》,歇斯底里间依稀看到少年对生命的不屈服。但是面对生命,我们不能太过顽强,我们都是平凡人,我们要认得清自己的程度,我们要掂量来自己有多重,毕竟生活是自己的,不能太极端。极端了就像《Smells Like Teen Spirite》,同样的年少轻狂,同样的歇斯底里,不同的是科本的早早离去。

  也许早春的南京太过阴冷,让人不觉想起这些与过往的欢乐日子有关的东西。

  昨晚父母路过南京,我们小聚几小时,晚上离别时我看着路灯下母亲的身影,不觉心中一阵酸楚,但还是回头顶风走了。我知道自己的青春意味着母亲的老去。我们无法改变。 在家里看过母亲大学的照片,才觉得原来母亲当年也是如此青春,原来年华是如此易逝。

  音乐能打动人,更能改变人。朴树,许巍,Nirvana,Guns N Roses ……  

  依稀悲伤,来不及遗忘。只有待风将她埋葬。

  

作者: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6条评论

  1. Pingback: Casino 124095156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