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颇老矣

这几天生活中主要的事情不多,学rhino和吃粉。

这种势头在昨晚发展到最盛。昨晚和MOMO去吃饭,在狗洞那家著名的桂林米粉店里面吃了3两桂林米粉。广西这边米粉是这样卖的:你要的粉和菜什么的煮好之后放在碗里给你,然后汤啊,配料什么的都在一个桌上,自己添加。那老板遇到狠心的我也算是一种缘分,我把自己的碗里满满的装了N多酸笋和酸豆角。我觉得桂林米粉的精华就在这里。

正在吃得兴起的时候,看到墙上贴的post:干拌螺蛳粉。

于是我问momo,螺蛳粉有干拌的

MOMO:是啊,隔壁就有,你要不要吃点啊

我将万千思绪与晚上睡前的饥肠辘辘化为一句斩钉截铁地一个字:走!

在这家店吃完,出门就走近了隔壁那家店。“老板,二两干拌螺蛳粉。”

饭毕,大爽。只是有些口渴,又和MOMO买了杯烧仙草。在夕阳下,手持烧仙草走向10教。当时我只觉腹中充盈,饱嗝不断啊….

结束:晚上吃了好几片健胃消食片。

想起一句话: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自己是没当年那气势了

又想起一句话:就算廉颇没老,也不能饭否了。我可怜的饭否啊,http://fanfou.com/ifleea  永远“该页无法显示”了。

作者: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