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ce

patience

这种感觉很可怕,一个人醒着,不想睡,无所事事的孤单着。

MOMO一大早就走了,去某医院有实践课,我打开电脑,QQ上面没人,MSN没人,饭否早就登不上了,GoogleReader上面的东西已经没有新的更新了。一个人开着电脑无所事事着。

播放器唱着Knocking on Heaven’s Door,Aril .Guns N Roses的版本都有,高中的时候拒绝听avril,认为她是伪朋克,所以拒绝,认为她商业化,所以拒绝。而活着活着发现自己比当年自己鄙视的任何音乐人都伪。追求纯的东西就不会向前走,一直听着Guns N Roses,不朽经典,听Nirvana,那不插电演唱会,这么几年也算陪伴我一个人的时候,那些音乐带给我的不只是听觉的享受。他们引我深思。

高中的时候宿舍有那个气氛,每天晚上用CD机接音箱放音乐,每天晚上一张CD。我们高中全封闭,我和HC把零花钱都拿出来买CD,在我们学校卖打口碟的那个大叔每周都来,他一来我们就去淘碟。我们买碟有几个原则:流行的不要,商业化的不要,慢慢的发现女人唱的我们都不要了。但是有一个人例外:courtney love . 无意中买到的她的American sweetheart专辑。买她的,就因为它是kurt的老婆。买了后才知自己多么喜欢,一个女人的嗓音充满那样的幽怨和韧性。

高中的时候我们希望以后能上好学校,我们有目标。而现在有时候我们的目标是隐性的,我们段时间内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我们会回首,会遐想,会像我现在一样一个人听着歌,现在是G N R 的 sweet child O mine.

早上和高发了几个短信聊了聊。回家后我就和他出去喝啤酒,喝宝啤,和九度。有时候男人间的感情就在那碰杯间的一声长叹。高从岐山过来之后就住我家,高中的室友,现在还是。

到了Patience… 还是G N R..

All we need is just a little patience …

作者: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