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枪打在我身上。

时间本来就打算这么一点点冷却然后义无反顾地奔向南京那片适合奋斗的热土。但一条短信又让我重新振作。在我走的前一天,MOMO又从西安回宝鸡了。我第一时间将自己的喜悦与妈妈分享,而爸爸也取消 了次日给我的安排。他们知道这一别之后的重逢是那么的艰巨。

可生活就是在这样的斗转曲折中才更加令人荡气回肠。我们这样很辛苦,很累,但是谁说其中就没有别人看不到的广华呢?我是一个喜欢分享的人,可是有些东西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到,任何别人都无法分享的,才是自己最宝贵的。

我知道这一聚会是喜悦的,但它也会正式宣布我们新一学年的分别。妈妈这一代人是60年代生人,特质是勤奋与实际。而我们是80年代后期生人,我的生活充满很多未知。像许巍唱的,我总认为“这一年,我正年轻,总觉得明天肯定会很美。”但妈妈对我和MOMO的态度很好,妈妈了解我是怎样的人,妈妈对我的希望和我小时候她对我的教导一样有种心照不宣。

昨天打印照片妈妈选了很多MOMO的照片,这些照片都是在我走后妈妈对我的思念。而妈妈要我打MOMO的照片,我看得出妈妈希望能够看得到另外一个进入儿子生命中的女人。我同样看得出妈妈对于我们的信任,毕竟我们已经走出那些肤浅的年月。

但我们走入了另一个总令人彷徨的幽暗的岁月。我们看得到自己的过去,我们看得到自己的现在,可是明天却一直是空中的浮尘。谁都说不出自己今后的生活,我们能做的,是维持自己内心所要坚持的东西与自己的追求。有的人愿意把自己投入对GDP的无止境的追求当中,他们好样的,他们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或许MOMO说的对,我一直是一个做梦者,甚至我过去一直在QQ的昵称当中赫然填着:DreamOn,我并不是个绝对勤奋的人,或者按照爸爸的价值标准我追求的东西不值一钱。但是我觉得我坚持着自己从懂事以来就追求的价值,我有自己对幸福和人生的认识。我相信MOMO是认同我的,而父母也会理解我的,剩下的世界,let it be.

我现在好像一个等待幼儿园放学的孩子一样等着时间的跳跃,看着跳动的光标真希望在我打算让这光标停止跳动的时候时间能够到我想要的时候。

现在是凌晨3:57. MOMO肯定在熟睡中。

时间,一枪打在我身上。

作者: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