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酸杂记

By 2018 年 04 月 24 日 思考, 生活, 食物

别名: live with it

计划五一去青岛喝啤酒,为了证明自己可以正大光明的去喝啤酒,我自信满满地于20180421一大早上班前去往医院抽血做了尿酸化验,本以为化验报告护体的我定然能够官方认证正大光明的畅饮。

如此自信的原因,大部分是由于这一年来对于饮食的控制和对于啤酒的控制,以及积极锻炼带来的身体状态提升。略微控制的饮食、规律的健身房锻炼、规律而健康的作息时间等等让我以20+的年纪提前进入40+的境地。

但抽血次日拿到报告单的我一个人在医院默默难受了5分钟,然后不欣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又能怎样呢?除了接受。又能怎样呢?除了 Live with it.

Live with it 是英语中我认为一个非常传神、非常难翻译的内容,直译叫做跟它一起活着,意译叫做忍受它。其实哪里有什么忍受,它只不过是眼镜镜片上的一点污渍,你无法擦除,无法回避,无法时时刻刻不注意到它。对,无论怎样,它就在那里,那种切切实实的感受就是 live with it, 一种近乎把忍受与无奈说成客观的状态。

However, 我又是一个坚韧的人(自诩),所以一方面live with it, 另一方面我依然会坚强地面对,更加严格改变生活方式,控制饮食,严控饮酒。

对啊,虽然过去一年我已经做了我认为比较讲究的控制,但不降反升的尿酸值真真切切的告诉我,事与事哪里有什么因果,理科的思维真可怕,有输入必有输出的思维真可怕,有cause必有consequence的思维真可怕,有努力必有回报的思维真可怕。

不过,人牛逼就牛逼在:明知道没有因果、明知道也许连相关性都不是,都会付出自己的努力抓住那么点点可能性。我就是这样的吧。

[题图:Cable Cars on Bana Hills, Oct, 2017]
Natt

Author 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More posts by Nat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