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设计师眼中的锤子新品 TNT 与 罗永浩其人

By 2018 年 05 月 17 日 观察, 设计

这篇小文我站在一个产品设计师的角度,聊一聊我对于锤子科技515的个人想法。自然,坚果R1 是个不错的手机,站稳国内手机界不至于死掉看来没什么问题了,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自然是TNT Station.


客观聊聊TNT Station

一个创新(不管好不好)在诞生之初一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质疑,我犹记得iPad 1代发布时键盘侠对于大屏幕iPhone 的嘲讽。诚然,低成本的冷嘲热讽以及以偏概全看似一句话刺中重点的键盘侠点评确实来的痛快,再附带抖个机灵弄个段子什么的,简直完美。但是,作为一个负责人的设计师,不得不尽可能抛开个人感情,站在产品经理的角度来聊一聊 TNT 这个产品:

首先,工作场景变了。

不得不承认的一个趋势是,手机这样的产品模糊了“上班”和“下班”的边界,哪怕像我这样拒绝钉钉的人来说, 也不可避免躲不过手机带来的随时处理工作内容的状态。一方面工作效率确实提高,另一方面确实会影响生活的状态。但无论怎样,这样的新的工作的状态确实在侵蚀我们,那么,罗老师的洞察就是,不如融合好了,不如彻底的分不开好了。于是,有了手机+手机扩展=全新工作/生活模式 这样的概念。不说好坏,起码是基于一定的思考和洞察的。

其次,执行力即是创新。

现今这样一个时代,完全不存在破天荒式的创新,想法不值钱,执行力很重要。iPhone 发布的时候,关于大屏智能手机,我们这个年龄的人自然记得一个品牌 多普达。冷嘲热讽自然可以说这个概念多普达早就有了,苹果这是抄袭;造型上也可以是说都是 BRAUN 玩儿剩下的,苹果这是抄袭。但是,当创新带来的用户体验和感受发生革命的时候,当普罗大众开始拥抱新体验的时候,新世界就确立了。

第三,产品原型很渣,原型的可能性很可怕。

从完备产品的角度去看 TNT,那 TNT 就是垃圾,现在的 TNT 更像是一个墙上的裂缝,虽然罗老师描绘出的是一个美好的充满美丽夕阳的世界,但裂缝之后真正是什么样的世界没人知道。不过,重点在于,有裂缝,就有新的可能性。我们自然可以嘲讽语言交互的狭窄应用场景,我们也可以嘲讽微软爸爸碾压锤子N个级别。但是,可能性这玩意很可怕,现在的TNT 就像五子棋棋盘山分布交错的一色棋子,虽然江山未定,但充满了向四面八方拓展的可能。也许,一个可能性就足够了。

第四,产品经理的前瞻性。

引导用户的产品经理就像柏拉图的洞穴预言,你很难确定谁看到的才是真的世界而谁看到的是阴影,就算你看到了真的世界,如何让众人相信又是另一个巨大的问题。

罗永浩是一个半路出家产品经理,最早的T1 带着非常明显的“我即是完美的用户”的可怕产品经理思维,一个偏执的、粗糙而原始的产品,几乎相当于“给自己做一个设计”的答卷。后来的坚果(chui zi)手机已经完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去罗永浩化”。而看看现在的 TNT,罗永浩又一次站在“我即是完美的用户”的角度出现,但是,经历生死的罗永浩已经不再是T1 时代的罗永浩,他也许有着那种“我能看到你们未来5年的样子”的自信,进而以一种我要引领你们的用户体验设计的角度偏执而自信。这种感觉犹如iPhone 的乔布斯,这种自信到对于用户习惯的大力引导与周鸿祎“孕妇模式”这般对于用户的大力迎合显然是两个极端,引导用户既要做好用户认可新产品、拥抱新产品的光明未来,也要做好用户嗤之以鼻,惨遭淘汰的不幸。所以,成功与失败手拉手,产品经理信心爆棚与信心破产就在一瞬。

结论:谨慎不看好TNT。

TNT 展现出的粗糙与原始,几乎不能被称为一个完成的产品,加之 TNT 宏大而超前的愿景,不得不让人感叹道阻且长;然而另一个角度,如果锤子或者有投资人愿意博这样一个未来,那么 TNT 上也会存在巨大的改写未来的可能。只是目前看起来,似乎还有点远。


主观说说罗永浩

我一直把我定义为 3/4个罗粉 + 1/4个锤粉,甚至可以到 4/5 + 1/5.

首先,我欣赏罗永浩简单直接的世界观,从他最初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方舟子、砸冰箱、做手机,我一直认为这个偏执的胖子具备最简单美好的世界观。以至于在很大程度上,我也认为这个世界同样简单而美好,大体上。

其次,我欣赏罗永浩能够撑得起如此偏执的心理素质。注明摇滚乐队五月天(滑稽)似乎有一首歌说什么和世界不一样,以刚克刚什么的,如果认真来看,说的就是罗永浩。自己认定的事情,谁说都不动摇,巨大的质疑与压力已然扛得住。有时候想一想,换了我,早TM崩溃八百回了。发布会现场看到罗永浩磕磕绊绊自嘲自黑地演示自己的产品,真的心酸。


补充一个细节

当时坐在鸟巢的现场,7点半的时候响起来AC/DC 的 TNT,并且是掐掉了其他的音乐仓促播放,放了一大半,就再一次掐了音乐,罗老师上台。原来是埋了 TNT station 的伏笔。


最后

我想说的是凡是尝试引领用户行为的,必然会具备宏大的前瞻性,这种前瞻性让一开始的人们猝不及防措手不及,但是如果其背后的能量被释放了出来,那就是一番新天地的,但是倘若释放不出来,那么胎死腹中的例子有太多太多了。

作为设计师,我们不能去嘲笑别人真真实实的努力;作为吃瓜群众键盘侠,我们可以嘲笑一个怪异的产品。换做我,哪怕我有这样的想法,也没有这样抗压的勇气把它推向世界,哪怕我有这样的勇气,也没有这样的资源允许我真金白银去做尝试。

这是我理解的龙哥的情怀,至于手机还是TNT,平板还是电脑,又有个锤子区别呢?

Natt

Author 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More posts by Nat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