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那么如果,你怀疑的事情本身,终你一生都不能知晓答案呢?那么如果,你的孤独,走遍世界也没有人能理解呢?

三体III中有个我非常印象深刻扼腕叹息心有戚戚的人,高Way,一个研究黑洞的科学家,一个乍一看是无聊 nerd 形象的人,但后来再次咂摸三体滋味的时候,这个人甚至让我产生了一些复杂的共情。

终其一生希望改变光速,然而光速甚至都没有给他任何一个反馈和眼神,那这个高Way一定经历了怀疑研究的方法、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自己的思维直至怀疑研究的客体本身,直至怀疑自己思维方式本身、怀疑自己的世界观。

设想,我们从小的学习,学的都是人类的知识和经验,烦恼无非这道题不会但你知道正确答案就在那里。

如果你读过研究生,那么也许你知道我们开始了一点点学术的研究和探索,开始站在前人的基础上把一个领域的知识和认识向前推进了那么一点点,这里的烦恼无非是论据获得的艰辛、论证过程的繁杂等,但你知道我们都还是依赖着前人的路径的,路是在的。

而,如果一不小心,你在某个行业或领域做到了拔尖或在获得博士学位后依旧在学术之中,回头一看会发现你已经在原来的人类认识边界之外了。那么,上述两个层次中的“正确答案等着你”和“路在你脚下”的感觉就全都消退了。

这种开辟和探索过程的艰辛在于内心是否能够坚信自己坚持的方向,自己的认知是否符合一个正确的范式,研究客体的存在与意义是否坚实。当一个人整天反思与怀疑的时候,这就进入哲学层面的痛苦,痛苦人类不可能解决的痛苦。

你周围就两个字:孤独。

这个孤独,不是有没人陪你,不是KPI与项目状况,不是涨薪降薪,不是加班不加班,而是,这个几十亿人的世界,就没人懂你在想什么,没人能懂你在烦恼什么。从这个层面来说,无人倾诉烦恼又加强了自己的烦恼的自身。

外人看来:这人钻牛角尖了。
自己看来:我一直努力的东西似乎好像不存在值得?

此时对比一下三体中的另一个人,潘寒,他是幸福的,可以沉溺于一个具体的问题耗干自己全部的时间精力。忙碌本身,就是对更高层次痛苦的缓解。一旦停下来,自我的怀疑和反思的痛苦就会再次袭来。

海德格尔说美是真理的现身,那么,梵高的星空里只有星空吗?如果不只是星空,在梵高把真理凝练封装进这样一个二维的小平面的时候,他自己是否怀疑过自己的真理呢?

梵高把耳朵献给让他沾染梅毒的妓女,梵高的精神病不止一种,但哪一种才是符合我们正常人眼中符合标准范式的“非正常”。

真正的痛苦,是物质世界和世俗世界之外的,是内化在你我内心的认识中的,是一种不断怀疑自己怀疑曾经笃信的世界观的过程。

感谢毛星云能够给我们这个世界带来的精彩,今天这个视频并非想煽动情绪博得共情,也非政治正确批判南山必胜客,只是有感于优秀的人的逝去的一点点人生思考。

Natt

Author 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More posts by Nat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