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家都喜欢章北海,不是吗?

他冷静,独立思考,不受外界影响

他力排众议甚至力排时代价值观,为人类保留最后的战舰

他洞察人性,哪怕洞察宇宙新人类人性

他话不多,最后一句话“没关系的,都一样”甚至冷静的不像一个碳基生命。

大刘曾经分享过一个短篇小说,冷酷的方程式。

故事中一个未来新人类是宇宙中运输船的驾驶员,在一个日常的运输途中偶遇意外,一个寻找哥哥的小女孩偷偷潜入运输船内。

冷漠宇宙中,冷酷的方程式决定了这个驾驶员必须抛弃这个生命所寄居的质量,否则燃料耗尽要么飞船撞击目标星球或是错过星球进入广袤太空。

地球人类价值观的美德,在太空价值观中成了生存的底线。

去寻找哥哥的小女孩,是旧世界的美德,而冷酷的驾驶员,则代表了自然的规律。

自然地,自然法则,是不讲美德的。

章北海,就是这样一个在人类眼中冷酷的,代表了自然规律的绝对简单的等式。

不妨,把章北海带到超越地球人类美德和价值观之上来看:

要延续生存,就得“无工质”,清除几个老顽固是一种自然而然。

要保住“自然选择”号,就得脱离舰队,跟“叛逃”中的“叛”或者“逃”关系都不大。

太空航行资源有限,“黑暗战役”就是必然,站在某一方去看必然会有价值与对错,站在自然规律角度看一定有人会生存有人会死亡,谁生谁死不那么重要。

用人格去衡量章北海,他是冷酷的人。

用规律格去衡量章北海,他一切的举动都是符合这个唯一正确的常规操作。

看嘛,果然是“没关系的,都一样”。

三体中一个细节,章北海成功带着自然选择逃离后:

舰队司令:“你接受过思想钢印吗?”

章北海:“您知道这不可能,我冬眠时这种技术还没有出现。”

舰队司令:“那你的这种异常坚定的失败主义信念让人不可理解。”

章北海:“我不需要思想钢印,我是自己信念的主人。……”

为什么说大刘的三体写的深刻,具备人格的人,不一定是具体的人,他有可能是宇宙某个规律或者无情的法则的代言人,我们可以说章北海是“冷酷方程式 pro max”,但是,这些东西我这么说的直接了当,就失去了咂摸的空间。文学的价值就在于,大刘把这种宏大却简单至极的、超越生命情感和价值观规律,用一个碳基生命的价值观体现出来,让每个人能真切感受到这种无力无助无可奈何。

看嘛,果然是“没关系的,都一样”。

深刻,就深刻在深入浅出。

没事,多读三体。

本文有感于多次阅读/听读三体和三体的细节,酝酿于日常发呆与失眠,信笔于日常闲暇键盘,受启发与六神磊磊读金庸。

Natt

Author 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More posts by Nat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