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

看了所谓“喜剧大片”《斗牛》,几乎颠覆了我在看之前的心理预期。我看到的不是喜剧,而是另一个版本的《活着》。所谓的“喜剧”成分也仅仅是悲剧中夹杂的几点黑色幽默。牛二坚强的活下来了,不管是出于对九儿的爱,对牛的责任,对村民嘱托的责任还是对宗教观念的畏惧,他都坚强的活着。

虽然牛二的性格有些自私,有些猥琐,有些色心,但是这正是一个活生生的农民。你还指望农民有什么样的素质呢?至少牛二不偷不抢不贪不恶。这才是本真的人。牛二把“八路牛”的精粮给自家的小黄牛吃,牛二对着奶牛的乳房产生一些幻想,这些对一个农民来说有哪些不正常呢?我们要的感动不是来自高大全的完美形象,正是来自小人物的平凡。对“八路牛”的保护,成为牛二活下去的支持,奶牛成为了牛二的心理寄托,甚至成为了九儿的化身。这与余华《活着》的情节相似,福贵最终只身守着一头水牛过淡淡的日子。活着,就有希望。

《斗牛》另外一个感动我的地方就是对日本兵的描写。在《斗牛》中,“鬼子”不再是没有人性的杀戮狂,面对生命他们也手软,全然不同于曾经对“鬼子”的描写。虽然我不曾经历那不堪回首的岁月,但我相信肯定会有人被只会养牛不会杀人的日本“鬼子”感动。

最终牛二把墓碑的“牛二之墓”摆成“二牛之墓”,给了我们很大的想象空间,也隐晦的说出了故事的结局,牛二和奶牛最终会像《活着》的福贵和水牛一样,淡淡的活,直到死。

活着,就有希望。

作者: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