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三十的下午,我平生第一次去祖爷爷的坟烧纸。

 

祖爷爷的坟躺在那里已经有将近50个年头了。没有墓碑,坟后有一个枯死的柿子树。租爷爷是文革时候死的,我对他的全部印象就是爷爷家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周围簇拥着家人,全家六口人。

 

我们家族的男人们,爷爷已经很老了,父辈最年轻的男人是我爹,昨天是本命年最后一天。在给祖爷爷烧纸,去了四个人,我爹的兄弟三人和我这个晚辈。看着几个略微佝偻的中年男人的背影,看着祖爷爷那座没有墓碑的坟,我不知道哪里冲上来一股压抑。

 

我一个人回爷爷家和他喝茶的时候总爱和爷爷聊天,我祖爷爷是当时的商人,文革时候抑郁而终。爷爷是从旧社会一点一点过来的,他的生活历程对我来说是另一个世界。我爹的人生历程是一个志气蓬勃的青年从农村到城市并站稳脚跟的过程。

 

我,二十一岁什么都不是的青年人,空有对未来的执着和幻想。我在给祖爷爷烧纸之后回爷爷家的路上突然想起小时候常做的梦,一个人在走,一片混沌,没有上下左右正反高低的区分,没有强烈的光,周围都是远处的星星,我走着走着突然脚底下如流沙下沉般出现大坑,自己陷进去,然后醒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梦,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想起这个梦。

 

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思维,祖爷爷在看着我的幼稚。

发布者: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