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精神病患写的诗

昨天早晨,酒醒前,凌晨4点的寒意让我醒来。

牛栏山,雪花,哈尔滨的力量混为一种混沌向我大脑袭来。我能清楚的控制自己的意识,却控制不住大脑的思绪,从未体会过大脑如此超负荷的运作,这种多线共同的混沌超越了感官所能承受的范围,想看,脑海中超越三维的画面让我目不暇接,这会是杜尚心中的裸女那般不可理解吗?想听,耳边混杂的声音让我分辨不清;想睡,自己一直从未睁开眼睛; 想醒,我清楚地知道着自己的思考,这不是醒着吗? 

当这些混杂在一起向我袭来,我感受到的是纯纯的恐惧,我在被窝里蜷成一团,却不停地冒着汗,我想起来, 身上的肌肉不知因为恐惧或是冷或是热而轻微颤动。 我看看窗外,天亮了,却还没有太阳照到我的床头,我坐起来,试图停止让我恐惧的我自己的大脑, 我又躺下, 因为除了安静中等待恐惧消散我无从选择。

我知道我宿醉依旧,但我不知道我的恐惧来自何方,连我自己都不能理解的自己。我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要平静下来,可是心跳却依旧很快,大脑也依旧亢奋。

 

我起来,我下床,我走向阳台,我走向楼道,我走向卫生间,我想去吃早餐,我想去校园走在,我看到早上上课的人群,我看到早晨太阳的晨光,我像精神病患者一般游走,终于被巨大的寒意推回床上,慢慢的,我冷下来了,我静下来了,我睡去了。

 

十一点我又一次起来了,回到了正常的我。

发布者:Natt

设计师,计算机爱好者,创业者,观察者,思考者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