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球这件事

这两天世界杯激战正酣,而我所在球队的比赛却因各种原因输球而告一段落。

个人层面,昨日比赛确实郁闷,久违的异常的憋闷。竞技体育就是这样,当那个球就在你20米外,当你和对手一起跑,就是跑不过,这样简单纯粹的身体与生理层面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是我们很难从其他渠道获得的感受,无论好坏。 这两年踢球频繁被大学刚毕业的对手虐,就如同若干年前我虐其他对手一样。 简单粗暴的感受。

队伍层面,昨日比赛确实看得出队伍的差距,这种差距就是各种传切配合与毫无阵脚与章法的对比。 平日队伍的磨合与练习绝非赛前部署或微信群里聊几句就能说明白。 这个角度来看,付出与努力的因果关系,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一种简单粗暴,简单粗暴到一两脚就能看出一支队伍平日的训练。

足球的魅力啊,让人惆怅。

充实周末的一个流水账

0526 Sat.

0:30 为33撑起的一个SS局做了技术支持
1:30 睡觉
6:40 起床
7:05 出门,麦当劳早餐
8:10 到达东六环外的摩托车驾校场地,开始摩托车驾驶学习
12:00 自信地认为练习到位了,驱车回家
13:00 午餐,饺子和炒菜
14:00 – 17:00 在家休息,眯了一会,看了两集Top Gear
17:00 陪媳妇去逛街,顺便吃晚饭
20:00 到家,陪媳妇看无问西东这部电影

0527 Sun.

7:40 起床
8:00 去附近医院主动抽血检查尿酸
8:45 回家楼下吃麦当劳早餐
9:50 驱车前往丰台七里庄附近考察二手房信息
11:30 驱车前往海淀五路居一带考察二手房信息
13:00 吃完庆丰包子,驱车建筑大学,参加球队友谊赛
16:30 驱车山姆超市,购置晚饭
19:30 烤上肉串后,帮学生处理了半小时设计稿
20:00 晚饭,喝了2两海之蓝


两天周末,硬是有一种5天工作日的感觉,充实。

一个设计师眼中的锤子新品 TNT 与 罗永浩其人

这篇小文我站在一个产品设计师的角度,聊一聊我对于锤子科技515的个人想法。自然,坚果R1 是个不错的手机,站稳国内手机界不至于死掉看来没什么问题了,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自然是TNT Station.


客观聊聊TNT Station

一个创新(不管好不好)在诞生之初一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质疑,我犹记得iPad 1代发布时键盘侠对于大屏幕iPhone 的嘲讽。诚然,低成本的冷嘲热讽以及以偏概全看似一句话刺中重点的键盘侠点评确实来的痛快,再附带抖个机灵弄个段子什么的,简直完美。但是,作为一个负责人的设计师,不得不尽可能抛开个人感情,站在产品经理的角度来聊一聊 TNT 这个产品:

首先,工作场景变了。

不得不承认的一个趋势是,手机这样的产品模糊了“上班”和“下班”的边界,哪怕像我这样拒绝钉钉的人来说, 也不可避免躲不过手机带来的随时处理工作内容的状态。一方面工作效率确实提高,另一方面确实会影响生活的状态。但无论怎样,这样的新的工作的状态确实在侵蚀我们,那么,罗老师的洞察就是,不如融合好了,不如彻底的分不开好了。于是,有了手机+手机扩展=全新工作/生活模式 这样的概念。不说好坏,起码是基于一定的思考和洞察的。

其次,执行力即是创新。

现今这样一个时代,完全不存在破天荒式的创新,想法不值钱,执行力很重要。iPhone 发布的时候,关于大屏智能手机,我们这个年龄的人自然记得一个品牌 多普达。冷嘲热讽自然可以说这个概念多普达早就有了,苹果这是抄袭;造型上也可以是说都是 BRAUN 玩儿剩下的,苹果这是抄袭。但是,当创新带来的用户体验和感受发生革命的时候,当普罗大众开始拥抱新体验的时候,新世界就确立了。

第三,产品原型很渣,原型的可能性很可怕。

从完备产品的角度去看 TNT,那 TNT 就是垃圾,现在的 TNT 更像是一个墙上的裂缝,虽然罗老师描绘出的是一个美好的充满美丽夕阳的世界,但裂缝之后真正是什么样的世界没人知道。不过,重点在于,有裂缝,就有新的可能性。我们自然可以嘲讽语言交互的狭窄应用场景,我们也可以嘲讽微软爸爸碾压锤子N个级别。但是,可能性这玩意很可怕,现在的TNT 就像五子棋棋盘山分布交错的一色棋子,虽然江山未定,但充满了向四面八方拓展的可能。也许,一个可能性就足够了。

第四,产品经理的前瞻性。

引导用户的产品经理就像柏拉图的洞穴预言,你很难确定谁看到的才是真的世界而谁看到的是阴影,就算你看到了真的世界,如何让众人相信又是另一个巨大的问题。

罗永浩是一个半路出家产品经理,最早的T1 带着非常明显的“我即是完美的用户”的可怕产品经理思维,一个偏执的、粗糙而原始的产品,几乎相当于“给自己做一个设计”的答卷。后来的坚果(chui zi)手机已经完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去罗永浩化”。而看看现在的 TNT,罗永浩又一次站在“我即是完美的用户”的角度出现,但是,经历生死的罗永浩已经不再是T1 时代的罗永浩,他也许有着那种“我能看到你们未来5年的样子”的自信,进而以一种我要引领你们的用户体验设计的角度偏执而自信。这种感觉犹如iPhone 的乔布斯,这种自信到对于用户习惯的大力引导与周鸿祎“孕妇模式”这般对于用户的大力迎合显然是两个极端,引导用户既要做好用户认可新产品、拥抱新产品的光明未来,也要做好用户嗤之以鼻,惨遭淘汰的不幸。所以,成功与失败手拉手,产品经理信心爆棚与信心破产就在一瞬。

结论:谨慎不看好TNT。

TNT 展现出的粗糙与原始,几乎不能被称为一个完成的产品,加之 TNT 宏大而超前的愿景,不得不让人感叹道阻且长;然而另一个角度,如果锤子或者有投资人愿意博这样一个未来,那么 TNT 上也会存在巨大的改写未来的可能。只是目前看起来,似乎还有点远。


主观说说罗永浩

我一直把我定义为 3/4个罗粉 + 1/4个锤粉,甚至可以到 4/5 + 1/5.

首先,我欣赏罗永浩简单直接的世界观,从他最初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方舟子、砸冰箱、做手机,我一直认为这个偏执的胖子具备最简单美好的世界观。以至于在很大程度上,我也认为这个世界同样简单而美好,大体上。

其次,我欣赏罗永浩能够撑得起如此偏执的心理素质。注明摇滚乐队五月天(滑稽)似乎有一首歌说什么和世界不一样,以刚克刚什么的,如果认真来看,说的就是罗永浩。自己认定的事情,谁说都不动摇,巨大的质疑与压力已然扛得住。有时候想一想,换了我,早TM崩溃八百回了。发布会现场看到罗永浩磕磕绊绊自嘲自黑地演示自己的产品,真的心酸。


补充一个细节

当时坐在鸟巢的现场,7点半的时候响起来AC/DC 的 TNT,并且是掐掉了其他的音乐仓促播放,放了一大半,就再一次掐了音乐,罗老师上台。原来是埋了 TNT station 的伏笔。


最后

我想说的是凡是尝试引领用户行为的,必然会具备宏大的前瞻性,这种前瞻性让一开始的人们猝不及防措手不及,但是如果其背后的能量被释放了出来,那就是一番新天地的,但是倘若释放不出来,那么胎死腹中的例子有太多太多了。

作为设计师,我们不能去嘲笑别人真真实实的努力;作为吃瓜群众键盘侠,我们可以嘲笑一个怪异的产品。换做我,哪怕我有这样的想法,也没有这样抗压的勇气把它推向世界,哪怕我有这样的勇气,也没有这样的资源允许我真金白银去做尝试。

这是我理解的龙哥的情怀,至于手机还是TNT,平板还是电脑,又有个锤子区别呢?

人各天涯,江湖不散

Natt
上个周末跟随球队回到母校参加母校的活动,来自全国各地的9支球队参与了比赛。其中主力,大都是10年前还在上大学的我们。其中有些人,是10年间不曾再次见面的兄弟。

白天踢球,晚上喝酒,觥筹交错之间旧友的情谊与胸怀开始抒发。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感受,所谓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名其一处也。

席间我们老机械有一张合影,手机拍照效果很烂,大家都是微醺之后显得有些横七竖八。但是兄弟们勾肩搭背之际,脸上的笑容灿烂到让人在后面回看照片的时候,也会会心一笑。这样脸上简单而纯粹的快乐,真的是太过珍贵。

情怀这事儿,不存在感同身受,只有亲自体会。庆幸的是,行走江湖多年,虽然还未出人头地,但能够交心的朋友却有一大堆。这让我并不孤独。与朋友碰杯,不是梦破碎的声音,而是梦汇聚的声音。

离开南京之际,看到朋友圈各位对于南京的缅怀,XL兄弟发了和我同一张图片,却极其文艺而精准地讲清了这一群老男孩之间的情怀,“人各天涯,江湖不散”。

尿酸杂记

别名: live with it

计划五一去青岛喝啤酒,为了证明自己可以正大光明的去喝啤酒,我自信满满地于20180421一大早上班前去往医院抽血做了尿酸化验,本以为化验报告护体的我定然能够官方认证正大光明的畅饮。

如此自信的原因,大部分是由于这一年来对于饮食的控制和对于啤酒的控制,以及积极锻炼带来的身体状态提升。略微控制的饮食、规律的健身房锻炼、规律而健康的作息时间等等让我以20+的年纪提前进入40+的境地。

但抽血次日拿到报告单的我一个人在医院默默难受了5分钟,然后不欣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又能怎样呢?除了接受。又能怎样呢?除了 Live with it.

Live with it 是英语中我认为一个非常传神、非常难翻译的内容,直译叫做跟它一起活着,意译叫做忍受它。其实哪里有什么忍受,它只不过是眼镜镜片上的一点污渍,你无法擦除,无法回避,无法时时刻刻不注意到它。对,无论怎样,它就在那里,那种切切实实的感受就是 live with it, 一种近乎把忍受与无奈说成客观的状态。

However, 我又是一个坚韧的人(自诩),所以一方面live with it, 另一方面我依然会坚强地面对,更加严格改变生活方式,控制饮食,严控饮酒。

对啊,虽然过去一年我已经做了我认为比较讲究的控制,但不降反升的尿酸值真真切切的告诉我,事与事哪里有什么因果,理科的思维真可怕,有输入必有输出的思维真可怕,有cause必有consequence的思维真可怕,有努力必有回报的思维真可怕。

不过,人牛逼就牛逼在:明知道没有因果、明知道也许连相关性都不是,都会付出自己的努力抓住那么点点可能性。我就是这样的吧。

[题图:Cable Cars on Bana Hills, Oct, 2017]

昨天晚上喝了些酒

昨天晚上喝了些酒,聊了些天,有所思有所悟但今晨起来已经不太记得其中一二三了。

喝酒这事儿吧,就在于似醉非醉时候的胡言乱语,抒发情怀,要真正清醒时候总结出酒局之上的几点议题还真是难事。要说酒言酒语中的真假,那不得而知,但神奇之处在于,酒言酒语具备那种自己平时藏在心里甚至不敢跟自己抒发的那种直接了当。

俗语有云“酒过三巡”,但我自己喝酒之时却很难把握和拿捏到这个“三巡”。推杯换盏间,已不知几旬。

世界越来越复杂,但自己的状态却并没有越来越浮躁,这样挺好。

[本文头图非昨日,系17年冬至之时公司聚餐]

关于互联网世界的一个小记录

近期机缘巧合,在世界最大的同性交友网站github上认识了Yang 和 1c7, 膜拜于他们的执行力与眼界,同时也通过远程协作的方式成为了 sideidea 的3rd 成员。

今日早期翻完了indie hacker 上的一篇稿子“Finding Inspiration Abroad, Shipping Fast, and Growing to $50k/mo”,多看多想果然还是有用的,希望自己能够坚持,至少每周一翻吧。

 

这样的协作没有组织,没有公司,没有报酬,大家以兼职的形式形成不那么松散协作,以学科交叉的形式形成奇妙的交点。

翻译完成的稿子地址:http://sideidea.com/article/35
 

 

 

雄安新区漫步游记

缘起

2017年初国家彻底公布雄安新区的消息到现在已经近乎一年了。所谓“千年大计”的概念也一直在激发着人们的想象力。在资本市场中,雄安概念也一次次被炒作。在之前的概念里,雄安新区是京南围绕白洋淀的一片沃土,是京雄高铁下的新目的地,是疏解首都职能的新空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不如借一个周末来一个漫步的一日游,用自己的眼镜去看,去感受改革前沿的土壤。

 

行程

去之前还是做了些功课的,如京雄高铁的站点设置、雄安新区的行政划分、有可能的初步规划等,但似乎除了呼吁重要性的文章外,很有价值的信息并不多。于是,我初步规划的路线大致如下:

亦庄 – 廊坊 – 永清 – 霸州 – 容城县 –亦庄

廊坊

廊坊是此行第一站,也许是由于环京楼市不景气的原因,沿京津高速进入廊坊市境,除了下高速后的国道边依然是房地产广告外,没有热情似火的小哥在高速出入口或城市干道口发小广告。

 

在廊坊4S店换了机油,去对面哈弗4S店看了看哈弗实车后,沿国道启程霸州。

 

 

永清

廊坊到霸州的路上路过永清,初次听到永清是之前有朋友聊到此处,表示已经在此置业;本次路过永清并没有进城,国道过境而已。

 

永清的核心街口和外围广告很少有楼盘,看来今年环京楼盘确实日子不好过。永清与霸州交界前后似乎靠近永清一点的地方,一个楼盘的围挡已经打起了紧靠雄安新区这样的广告了。

霸州

从廊霸线走国道一路轻松又好开,就是初春的北方真的太丑,一点生机都没有。走到霸州高速口附件,有人招呼卖房,从北向南进入霸州后,道路两边尽是房产中介,但是大部分都关着门。看起来很冷清。

 

在霸州吃了午饭,略做休息启程雄安新区的第一站,雄县。

 

雄县

 

一路跟导航沿国道开到雄县人民政府门口的停车场。与想象中完全不同的是,本以为改革的中心会遍地生机与活力,或明或暗总有人勾搭着外地拍照的车辆,精明能干的东北人也似乎应该做起一些社会性的营生。

 

但。这里给我的感觉用以下一张图足矣体现:

嗯,就是安静祥和,人民安居乐业。我多次寻找有关“雄安新区”或者“千年大计”之类的条幅或标语,也仅仅在这里得偿如愿:

雄县的感觉,完全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的气氛。

 

容城县

雄县上高速,5块钱过路费即达。不同的是,改革气息扑面而来。下高速后环岛左转进入奥威路,大量的国企央企的牌子就一个个浮现:

* 以上照片多在行车途中手机拍摄,虽然拍的差但仍旧是历史的见证

不敢相信那样的小破楼里竟然藏着巨大名头的公司。如若不是雄安新区的名头,一定要仔细分辨李逵李鬼。又在容城县里溜了两圈,除了这个奥威路之外,就是一个完全生活化的容城了,《北京折叠》一般折叠了旧有的容城和奥威路上的容城。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公司在此应该仅仅是办事处,绝无可能以此现状长久保持。以容城县县城的规划来看,已经塞得严严实实,况且现有的道路规划已经让交通颇有压力。

 

逛完容城县,启程返京,一路顺利。


 

总结

 

1.环京地产完全没有臆想中的火爆,甚至确实有些凉了。从廊坊到霸州这些近雄安新区的地区看,完全没有西装笔挺的小哥站在高速口迎接北京的客人。这与去年初夏进入天津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

 

2.从当地地面上看,雄安新区应该还在不断规划和论证的阶段,改革前沿暂时没有任何躁动的春风。

 

3.没有想象中的投机客火爆之景象。也许是之前媒体标题党渲染发力过猛,也许资本市场天天雄安新区的炒作发力过猛,想象中的雄安新区应该已经成为或明或暗的一片投机客熙熙攘攘之地,或至少也应有些春动。但看到的仅仅是平静的生活。

 

4.未来的新区,应该不会在旧有的城区,甚至完全不会影响原有县城的格局与生活方式。现有容城县的繁华也将随新区的矗立而褪去。虽然网上完全看不到雄安新区的规划图或细节设计,但从两县区的状况看,完全推掉或改造的情况应该几乎完全没有可能,而容城县的各个办事处也应该是为方便后续的建设而提供便利,类似打尖住店办完事就撤的感觉。也许未来这一栋栋小楼上的logo招牌会变成一片片连续的产业。

 

5.看不清的产业。从容城县奥威路上的logo看,除了腾讯和阿里巴巴这样的大佬,其他大都是国企央企与建设或融资相关的企业,暂时还谈不上有什么产业,更谈不上产业的布局。

 

6.当然,P民能看到的,是老大哥想让你看得到的

 

 

判断

 

以京南新机场,固安的产业和高铁的带动,京南这片热土正在酝酿,酝酿之中没人看得清未来的模样,但是也许现在的霸州是利好最多的地方。至于雄安新区,除非官方大新闻披露,将在可见的短时间内继续沉默。


第一次带着对世界思考与判断的心去一个地方走走看看,本想着呼吸呼吸改革的春风却带着一脸失望而归。自然,千年大计,急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