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在回来的52路上,瘫在座位上听着前方不知哪位小哥山寨机与流氓歌的绝配。已然失去了自言自语一声F*CK的力量。 … 继续阅读四月